迪拜煎饼卷大葱

又不愿意运动了,因为心情不好吧

打卡,惰性大,但第一次一口气跑到底,没人带的情况

“如果你还能看到谁的消息会心跳加速不自觉地微笑,答应我排除万难也要把他睡了,不负此生。”

打卡,一直懒得增加距离,总想着完成任务

恢复跑步,打卡,健身房得跟上了

平时都是练6-8公里,初次跑半马的距离竟然也维持了6多的配速,最后还有体力冲刺,意外的收货和结果。

即使他不知道我也完成了他要完成的路。


昨天看到有人问“毫无准备就长大了,是什么感觉?” 下面有条评论瞬间让我眼泪夺眶而出。 “看着同学陆陆续续的结婚,就像当年考试看着他们一个个提前交卷一样,万分焦虑,你们真的不再检查一下或者等我一下吗!”

天晴了,终于瘦出了锁骨,内心却悲凉。

六点十分的大风车,
隆冬里电暖器上的烤橘瓣儿,
千禧年和姥姥拍过的皮球,
重复的家家酒,
偷偷穿起的高跟鞋……
那些不懂至尊宝不爱李宗盛的岁月,
未染纤尘,
可一回头,它好遥远。

我想牵着小时候的自己,走一小段路,抱抱她说没关系,但也对不起,让你独自徘徊那么久,那么多忧伤和痛苦,以后的路,我好好陪你。
我仿佛看到她,对我笑笑说,那我等你呀……

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
眼里一片海
我却不肯蓝

——阿尔蒂尔·兰波

打铃了,下课了,收拾书包的错落声
殊不知
再也没有课了……